鲁迅先生的日记,从内容上来说,真是流水账。是难读下去的一种文本。但如果你仅当常人日记来读,实在难以了解鲁迅先生内心丝毫,而鲁迅先生也未必想通过日记让你见识他的真实状态。这就悖谬了,鲁迅先生不想让人看的日记,后人却能出版来读,所以每次读鲁迅先生日记,都要冒着被先生批评、训斥的危险。

鲁迅先生的日记有三类

这三类日记很容易区分,一种是《狂人日记》这样的,虽然说是日记,但明显是小说,绝对的文艺创作。

第二种是已经知道是用来发表给人看的日记,主要有这么三篇《马上日记》、《马上支日记》、《马上支日记之二》,这些日记写了是要拿出去发表的,在写作的时候创作的对象已经确定,所以鲁迅先生在写的时候也是明了他话语的分寸的。

第三种就是普通人写的日记,流水账式的,自然也是最真实的,写给自己看的日记。

鲁迅先生为什么要把日记分成三种

三种日记可以对外公开分表的是前两种,而鲁迅先生重视的肯定是第三种。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,这里面就提到了一个真实性的问题。

从某种程度上讲,日记体现出鲁迅先生的真实观念。他只记真实的东西,那么除了日记中所记的,其他事情难道都是虚妄的吗?

无论是否虚妄,在鲁迅看来他所不记的可能都是虚妄,这是一个人写日记给自己看的真实心理状态。

鲁迅先生流水账式的日记,即无大事,也无小事

鲁迅先生的日记里似乎没有记载过什么大事。话句话说,鲁迅先生在日记中没有记载过关于社会政治事件这样的事情。这就很奇怪了,难道这样的大事不该记一笔吗?

以五四运动为例。

五月四日,昙。星期休息,徐吉轩为父设奠,上赴吊并赙三元。下午孙福源君来。刘半农来,交与书籍二册,是丸善寄来者。

五四运动,惊动全城,鲁迅先生竟然丝毫为录。完全漠不关心。

四·一二政变。

十二日,晴。午后骤雨一阵即霁。

这日的事儿那么大,鲁迅先生未免太淡定了。

我们找出郁达夫关于四月十二日的日记,做个对比。

1927年4月12日,窗外的枪声时断时续,大约此番缴械冲突须持续到一昼夜以上,我颇悔昨晚不去南站,否则此刻已在沪杭道上了。

鲁迅先生不记录政治事件,一些容易流露情感的也没有记

必须举“兄弟失和”例子。

鲁迅先生和周作人兄弟失和这件事儿,在鲁迅先生的日记中竟然也很少提到。这件事儿的始末几乎成迷,重要的原因可能正是鲁迅先生未曾明示过。

兄弟关系破裂,对重视家族亲情的鲁迅先生来说,打击很大,而且这件事非一朝一夕,那么长的时间里,弄到最后鲁迅先生另找房子住的地步,这件事儿带来的伤害可想而知,鲁迅先生因此生一场大病,这是事实,可是日记里并未有太多的记载。

“是夜始改在自室吃饭,自具一肴,此可记也。”

此可记也,别的都不值得记吗?

鲁迅先生侧重于记什么

三月三日,收C校薪水X元,复D信。

据许广平说,不记录大事件,是防止文字上受到政治牵连而受害。但是鲁迅先生的文章岂不是更使他受文字牵连,那些投枪匕首一样直指社会黑暗的作品,是更遭当时的统治者痛恨的。所以这个原因难站住脚。

鲁迅先生的日记却有侧重要写的东西,比如收钱,比如收债。也就说在这些日常生活必须发生的事情上,鲁迅先生认真记录了自己收到了多少钱,别人还给自己的多少钱,而却又很少记载自己给了别人多少钱。

给予别人银钱,债权在己,可以不必追问。但别人付给自己的要记住,别人已还的也要记住。半点错误不得,鲁迅先生慷慨至此矣。

鲁迅先生为何要记流水账日记

日记中虽然没有什么内容,大事件没有,都是一些小事情,而且多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小事情,谁来谁往,请谁吃饭。

这些东西看上去是流水账,但事实上这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真正的生活就是每天发生的这些东西,其他的到可能都是虚假的,而鲁迅先生需要通过记录这些来提醒自己,什么是真实?

注意,鲁迅先生认真记录这些不疼不痒的流水账,目的只是给一个人看,不是要给读者看的,所以读者觉得好看不好看,都无所谓,本来也不是给读者看的,你非要看,怨谁?

通过这些无聊的日记,会让人发现鲁迅先生最真实的内心,可能就是虚无,而鲁迅先生是反抗虚无与绝望的。怎么反抗?记下日常生活中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件件小事,就是一种真实的存在。

你要问,为什么鲁迅先生内心有虚无感,毕竟他这么强大?

想一想他与周作人的兄弟情义,兄弟情义尚且不保,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能保得住的啊?还用得着谈政治的真实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