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不是,翻过篱笆后,是灯光 ————— 所以我们走了好远,只是在渴望黑暗中的几晕碎光 。

又是小雨,又是阴霾的心情,忧郁的面孔, 很深很深的黑夜,淹没了人潮的涌动,心理乱得一塌糊涂 ,迈着小碎步,捕捉黑暗中被灯光映照的变形的影子 。

雨拍打着面庞,冰凉的疼 ,眼泪不自觉的掉落 。很多时候,人总是在挣扎 该用怎样的态度,怎样的心情面对一切 ,是随意,还是认真面对,大家是否一直的否定自己 ,好像人累了就很好,不用想太多,不用让自己压抑无比。

就好像冬日的阳光在午后舞蹈,错乱了视角。莫名的冲动,想要在很空旷的大地上拼命的奔跑,阻止泪水的肆意。

又好像很多的感慨像洪流一样倾泄不止,好想在一刻里,诉说自己的万语千言。 记得突然看到朋友的日志,感觉自己好像被剖析了一番。没有华丽的辞藻,只有一颗很淡泊宁静的心。

她说,“我总爱把自己当个傻瓜对待,因为把自己当傻瓜真的很幸福!我不再刻意去把每件事都做到我的计划中,因为我们需要适应但决不是附和。我相信我的选择,就算父母喜欢拿我们去对比,但是我们的人生是酸、是甜、是苦、是辣、只有我们本人能体会。所以不要去强求你爱的人要怎么做,相信他,陪着他就好!在这个百忙之中写点东西也是一种幸福啊!”原来自己是在不满足,跌跌撞撞的时候,越是陷入了深渊。

我们好像总是不满意现在的生活,这样的人生,这样的一切,把自己当做是个旁观者好了,然后,肆意的笑出来,可否还好很多。

冬日的雾气在水面蒸腾,冰花打在树上,小草上,然后再一个人,慢慢的走在那曲折的小路,听自己说话,感受那久违的舒适与快乐。没有喧哗,没有思想,只有淡淡的快意。不用听太多,知足常乐。 再也不会,要求别人这样想,那样做,倘若他爱你,他定会为你改变,倘若,你爱他,你便会觉得什么都能接受。其实,就算是亨伯特。亨伯特对洛丽塔的痴守,也足够让我们欣喜掉泪了。从来不觉得,那样的爱带有怎样的负罪。

一个人,表达自己的内心,何必要在意世人的眼光。这个所以,所谓的感情,简单就足够,两个人喜欢就在一起,可以不用太多的理由,至少我们在成长,至少觉得,在一起安心就已经足够了 。

世界上有两件事最愚痴,一个是让当下活在过去,而另一个就是让让未来来到当下。我们就好像是蜗牛在背着重重的壳,永远在叹息,找不到生活的曙光。很多时候,自己是把自己当个抱怨的少年在培养吧。还是舍弃吧,做个开心的自己。

流年,好像一段风沙,飘散在大漠。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如今,各自奔波,而我恍然自视时,距离,像是模糊的一段小桥,我在这边,踏向远方,是越走越远,远到。视线所不及之所。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,浪潮却渴望重回大地,咋日绿树百花前曾那样轻易地挥手告别,而苍伤了1年后,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,微风拂过时,便化做满园的郁香。席慕容的七里香,是否在为我们每个人高唱思恋。

突然开始审视自己的感情,似乎,很熟悉又很陌生。 30岁前,要把所有的荒唐,固执,勇气,梦想,幼稚,非理性,无逻辑,热血澎湃,一意孤行,不畏人言。一切的一切可能的“疯狂”给实现了,即使不能实现,就算是惨败了,你还能平地而起,还能打翻身仗。

在新西兰的纸教堂所见,甚觉欢喜。